今天是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文艺作品

警察的温度

发布时间2020-08-04 12:19:13   来源:河北法制网   收藏本文

       曹放

   
       我在大学毕业之初,青春壮志,梦想飞扬,可是却从未想过当警察。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有亲身经历,总之觉得当警察是离我很遥远的事儿。直到招警考试报名结束前的一小时,我才在父母的劝说下报名参加。后来的一次“冒充”警察,让我感受到了警察是有温度的,警察这个职业也最终成为我今生无怨无悔的选择。
   
       2011年冬天,警院放寒假。一天夜里,我独自行走在街上,猛地从背后跑过来一个小姑娘,拽着我的衣服喊救命。小姑娘后面有一名醉酒的男子,尾随了一路,意图不轨。我本能地冲他大喝一声:“我是警察!别动!”谁知那名男子真的不敢动了,愣了一下之后扭头走了。小姑娘惊魂未定,慌乱中说了声:“谢谢你,你这招儿真厉害!”说完就跑进了一个小区。我心想,我可没骗人,我现在是“准警察”,半年之后就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警察了。正是那一次“英雄救美”,使我真正体会到了警察职业的荣耀和自豪,似乎又觉得很庆幸选择了当警察。
   
       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。转眼入警已八年多了,这期间,我的工作经历了刑侦、办公室和派出所的大“跨界”。无论在那一个岗位,我都铭记使命,尽职尽责,尽心尽力,自我加压,追求卓越,圆满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工作任务。同时,我也深切地认识到了警察的含义:一个“警”字,上面是“敬”,下面是“言”,这就要求一名警察,既敬畏法律,言出必行;又敬畏人民,言之有情。
   
       2019年11月,我初到农村基层派出所工作,任政治指导员,如何能得到群众的认可,赢得群众的信任,是组织对我的一次大考。到派出所报到的第一天,我接到了爱人发来的微信:“老公,相信自己,你到了哪里也是我和儿子的超级英雄!”妻子的话使我瞬间泪目,动力倍增。
   
       今年3月的一天深夜,我刚刚把一名受伤的村民送到医院包扎,回来的路上又接到了报警电话。电话那头是一名中年妇女惊恐的呼喊,问清了大致情况和地点,我一脚油门踩到了底,火速赶往事发村庄。
   
       原来,这名妇女早年离异,其子小刘当晚喝了酒,借着酒劲劝母亲复婚,母亲不同意,小刘在家里大闹起来,我们只好把小刘带回派出所。闻讯赶来派出所的还有小刘的几个亲戚和村干部。经过了解才知道,小刘平时又能干,又孝顺,可一喝了酒,就容易情绪失控。我突然联想到,我爱人之前提到过心理健康中的“原生家庭”这一话题。小刘这次喝酒激动,和亲人吵架八成和他的原生家庭有关。
   
       小刘8岁时父母就离了婚,自幼缺乏鼓励和关爱,其性格容易激动也是原生家庭造成的。小刘成年之后吃苦肯干,日子过得还不错,但依然对父母离婚这事耿耿于怀,多次要求母亲和父亲复婚未果,这才使他酒后情绪波动。
   
       我想了片刻,赶到询问室,尝试着跟小刘沟通:“小伙子,我知道你从小不容易,现在干得不赖,也挺孝顺,对你父亲、奶奶都不错……”
   
       话还没讲完,小刘“哇”的一声哭出来:“你别说了,你别说了……”我递过一张纸巾,走到他跟前听他倾诉……经过沟通,小刘对晚上的事情也释怀了,表示不再干涉父母婚姻。回家前,小刘拉着我的手说:“我都听你的,好好工作,再有啥想不开的,我来找你喝酒!”
   
       人心都是肉长的,只有与老百姓真诚交流,真心为他着想,才有沟通的机会。我的工作既要有力度,还得有温度,更要有深度。
   
       去年夏天,我还在局办公室工作。一天午休时,我起身去洗手间,楼道里一个瘦弱的身影蜷坐在办公室门口,楼道静悄悄、空荡荡,还有一丝闷热,越发显得这个身影孱弱与孤独。
   
       我走近一看,这不是老纪嘛。老纪是个七十多的老太太,十几年前丈夫、女儿因病相继离世,她的精神受了刺激,经常到公安局说家人去世是有人谋害,她骑自行车十几公里往返于城里和乡下,执拗地坚持自己臆想出来的想法,有时她情绪激动,就吵吵几句,接待过她的工作人员都很耐心地劝她、哄她,但她却始终过不了心里的这个坎儿。
   
       “大娘!”我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,“怎么在这里坐着,来,到办公室坐会儿。”说着,我拉着她的胳膊,扶起她来,把她让进了办公室,扶着她坐下,烧水,沏茶……后来,我又遇见过几次她坐在楼道里,我都是对她热心接待。
   
       我到派出所工作后,那天一早,我刚进院,便听见一个又细又高的嗓门在吵嚷,是老纪!她居住的村庄正是我所在派出所的辖区。
   
       我下了车,喊了一声:“大娘,你咋过来了?”她看了看我,愣了一下,问道:“小伙子,你怎么在这?”“噢?大娘,您还记得我?我刚来这工作不久。”“那咋不记得,我到局里,你对我不赖哩!”她的情绪缓和了很多,说话的声调也降了下来。
   
       这样,我心里就有底多了——她肯和我沟通。说着,我把她扶进了值班室,一番交流之后,老纪心里很满足,起身作了一个揖,推着自行车离开了。
   
       望着她蹒跚的背影消失在胡同的尽头,我思索着前后的这些事情,对矛盾纠纷的化解有了新的体会——和精神执拗的人往往很难讲通道理,但他们也是懂得人情的人。
   
       派出所的工作,尤其是农村派出所,大部分是一些家长里短的矛盾纠纷,多数像乱麻一样,却还不能用快刀斩,需要一点一点地理。有时爱人也调侃我:“成天土里土气,养鸡喂狗,浪迹于田间地头。”我笑着说:“我现在都成碎嘴子了。”
   
       没错,我是一名基层民警,再大的志向也要从解决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做起,也要有苦口婆心的不厌其烦,现在面对的是农村百姓,就要让他们觉得我的志向与他们有关——这便是一种从警的情怀吧!
   
       (作者单位:衡水市冀州区公安局)
 

文章关键词:
相关新闻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服务条款  |   广告业务  |   实习申请  |   网上投稿  |   新闻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