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
法制动态 丨 热点聚焦 丨 本网原创 丨 民生关注 丨 热点时评 丨 文化资讯 丨 文艺作品 丨 大案要案 丨 以案说法
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文艺作品

犹忆儿时麦儿黄

发布时间2019-07-04 17:08:47   来源:河北法制网   收藏本文

  郭军峰

 
  夜来南风起,小麦覆陇黄。又到一年麦收季,居住在城市的我不能回家,每当此时,总是骑车跑到郊外,在田间地头看那金黄的麦浪,每当听到收割机的轰鸣声,总会情不自禁地忆起儿时的麦收。
 
  麦浪翻空沃野黄,丰收愉悦写眉行。小时候,农业机械化还不普及,割麦子靠人用镰刀收割。麦收开始前半个月,父亲和母亲便开始为麦收做准备,父亲拿出磨刀石,从房梁上一一取下那些弯月形的镰刀,他半跪在磨刀石前,身体的重量倾斜在两只手上,“哧……哧……”的磨刀声此起彼伏,镰刀和石头的碰撞声,汇成了一曲麦收之歌。母亲则在一旁端茶递水,而我们这些孩子们则蹲在一旁静静守在旁边,随时听候父亲召唤。“来,把镰刀放好。”接过父亲磨好的镰刀,我一路小跑着把镰刀插在南墙上的砖缝里,一、二、三……一把把锋利的镰刀整齐码放在墙角,就像一个个训练有素的士兵,随时等候命令。
 
  麦收前三五天便开始“碾场院”,每家都将自家的一块地专门留作晒麦子的空地,先用锄头浅浅地把土锄起来,再拉碌碡把土压细,然后泼上水,再撒上往年的一些麦穰,然后牵来毛驴拉着碌碡在场地上一圈一圈地转,直到把场地压得坚硬为止,最后把麦穰打扫起来,露出被压得坚硬的场地,用以晾晒割回来的麦子。
 
  “芒种三日见麦茬。”芒种一过,收麦的大幕徐徐拉开了。清晨天刚蒙蒙亮,趁凉快,各家大人孩子齐上阵,带着割麦子的农具来到自家的地里,手握镰刀,弯腰割麦。镰刀割麦子非常辛苦,一会儿工夫便累得腰酸背疼,临近中午,一阵一阵的热浪折磨大地上的生灵,此时,人们的脸上、手上沾满了灰尘,汗水不住地顺着脸颊往下滴,汗水滴落到地上,瞬间就蒸发掉了,此时身体仿佛像个筛子般存不住水分,刚喝进肚里的水就变成汗液从毛孔里钻出来了,汗水湿了衣裤,整个人就像水捞出来的一般,用衣袖擦一把汗水,立马被涂成大花脸。实在太累了,便仰躺在割倒的麦子上歇息一会儿。
 
  割完麦子后,再用小推车运到准备好的场院里晾晒两天,麦秸晒干再“打场”就是用脱粒机脱粒。脱粒要趁中午麦秸干燥时,“打场”需要几家人合伙,“打场”的人穿上厚一点的衣服,包上头巾,抱起一捆捆麦子送进脱粒机内,脱粒机扬起的麦穰、灰尘钻进脖子里,粘在脸上,浑身又热又痒不说,人就像从煤炭堆里刚钻出来一般。等麦子脱粒完成,趁着阳光充足,把麦粒摊晒在场院里,人们这才能直起身子轻松地喘口气,喝几口早预备好的茶水润润口,脸上洋溢起丰收的喜悦。
 
  时过境迁,如今劳累的麦收情景一去不复返。现在夏收全部机械化,联合收割机流水作业,在麦田里全部脱粒,过去十天半月的活如今半天工夫就打理妥当了。又是一年麦收季,我怀着一份感慨的情怀追恋过去时光,忆苦思甜,为的是聆听并享受这高亢的生命之歌,给行进的生命送去些许振奋与激励。
 
  (作者单位:石家庄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兴安派出所)

文章关键词:
相关新闻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服务条款  |   广告业务  |   实习申请  |   网上投稿  |   新闻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