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
法制动态 丨 热点聚焦 丨 本网原创 丨 民生关注 丨 热点时评 丨 文化资讯 丨 文艺作品 丨 大案要案 丨 以案说法
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文艺作品

严巍作品:串串槐花满枝香

发布时间2019-05-09 16:00:38   来源:河北法制网   收藏本文

  严巍

 
  “春风一夜庭前至,槐花十里不胜香。”槐花飘香,串串洁白,缀满枝头,淡淡素雅的清香,弥漫了村庄四野。似乎散漫零乱,却又井然有序;似乎千篇一律,却又各具情韵。
 
  井旁泽畔,山脚岩边,房前屋后,槐树深深浅浅地绿着,高高低低地绿着。似乎铺了天,也盖了地。就将一幢幢茅檐瓦舍,拥簇在那宽泛温厚的绿里了。影影绰绰的,星星点点的,宛若童话中满盈着柔情的小岛。无风时,自然是静静地迎着阳光,贤淑雅静。一早一晚微风里,也轻软软地摇,翩跹跹地舞;像极了活泼顽皮的村姑,在碧蓝的天宇下,妩媚婀娜地调笑嬉闹;衣袂飘飘,眉展唇翕之际,俯仰生姿。
 
  然后,槐花就展开了。那一串串的花穗,其实早就含苞了。只是一直都害羞似的含着,不肯绽放。这时候终于忍不住,扑哧一声就笑了。刚在叶丛里探出脸来,就飘溢出馥郁的香。随着风的传送,那香味就仿佛长了脚,四处走动;浓浓淡淡地,让人老远就闻得着,且直入了心脾肺腑之间。
 
  花是极素朴的,又细又碎,像极了蚕豆花的繁密。这时节走进槐树林,你永远也别想弄明白,那些并不粗硕的枝丫,怎么会开出那么多花来。摘一穗,再摘一穗,轻握手中,掌心里便满是微微的柔凉、滑腻。那感受,是再舒适不过的。若还有闲致,剥开花瓣,便会有细嫩、浅黄的花蕊绽出来;送入口中,有淡淡地回甜和略略的清苦。小时候我就吃了不少,每回从林子里出来,都弄得跟采花归来的蜂一样。
 
  而真正的蜂,早迷醉于那花的海洋里了。那些脆薄的翅翼,在阳光下,轻轻盈盈地颤动着,在花叶间,忙忙碌碌地游弋着。从这穗到那穗,从这棵树到那棵树,从这片到那片;花无尽,蜂也不息。田野里,村庄中,便满是嘤嘤嗡嗡的蜂鸣了——就像在那绿丛里,正隐秘地启动着一支庞大的微型机群一样。
 
  到花谢蜂去时,叶也绿得更稠、更旺了。在那深浓里,却又垂挂出一串串的荚角来。先是嫩而薄的。渐渐地,就饱满了,丰盈了。那是荚里结了籽实。据说,那籽实与根、叶一样,也可以入药,清热祛火的,只不知学名为何。那深浓的绿里,也还有鸟儿,麻雀或斑鸠,甚至喜鹊,鸣叫着,啁啾着,热热闹闹;虽不清妙典雅,却是一派纯然的欢乐与祥和。
 
  现在很少能看见成片的槐树了,但对槐树的印象,反倒更清晰,更结实了。感觉里,家乡那些槐树,似乎是一直盘根错节地绕缠在我心中,执拗不息地荫庇着我,也锥刺着我,使我时时感到幸福的疼痛。也许,这便是所谓的“情结”吧。就像先民们用来记事的绳疙瘩,它让我时时记取着自己生命的初源和根本。

文章关键词:
相关新闻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服务条款  |   广告业务  |   实习申请  |   网上投稿  |   新闻热线